浪漫重庆

当前位置:首页>心灵驿站 >

2010年北京往事:北方的冬天

发布时间:2022-12-19源自:本站作者:浪漫重庆阅读(292)

我怕冷,但喜欢冬天。ALIM2173.jpg

喜欢寒冷到极致的感觉,喜欢冬天万物肃杀的风景。

出生在冬季里,注定要与这个季节有缘。

2010年11月,有一个去北京工作的机会,我丝毫都没犹豫就答应了。


火车一路奔驰,向北。一个向往了许久的、遥远的、但并不是神秘的北方渐渐出现在我的视野。

其实,我只是盼望下雪天。盼望那个自幼就在心中的童话梦境出现到眼前。

北京的冬天有着名符其实的寒冷,大街小巷关门闭户的,过往的人们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像在南方过的每个冬季一样,我依然不使用帽子和手套,晚饭后漫步在无人的大街、小巷或公园,看上去可能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刺骨的寒冷,就这样刻进了骨子里、心里,还不能忘,甚至还在想。

公众号:逍遥派的另一天

我在北京的工作是一家民营医院的平面设计,每月出一两期杂志,全部图文一人搞定,倒是很轻松,很自由。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还不用朝九晚五的上班,这正是我想要的职业。所以就一定要抓住所有能够享受的自由空间和时间,去享受天赐的这个北国之冬。

元旦前,趁游人还不太多的时候,去了一趟八达岭长城,算是完成了多年前初来北京没实现的心愿。

公众号:逍遥派的另一天

长城,昔日烽火连天的痕迹依稀还在,这巨量的工程经过修缮后依然还是后人无法复制的奇迹。站立在烽火台的最高点,可以领略到北国那种广阔、宏伟、粗放的风景。有人在这里写“不到长城非好汉”,我想到的却是前人和前世的辛酸和苦难。

一直在准备骑自行车、或者从延绵的山峦上徒步去十三陵,但最终又成了一桩遗憾。不作打算倒好,可脑子里就想,所以即使可以坐便捷的公交去十三陵,我也没有去。

公众号:逍遥派的另一天

但北京这个奇怪的冬季,直至春节放假,也没有迎来初雪。不仅我失望得很,京城里的媒体都把初雪来临的时间,炒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但是,冷,是北方的本性,改不了。刚参加工作的那个秋天,我第一次去更北的吉林长春,参加一个教学大纲定稿会。无论是在北京市、吉林市或长春市,穿着夏装进到阴凉处,便会感觉到丝丝的凉意。那次会议只在松花湖的游船上开了半天,我却在北方呆了20多天,骑自行车去山海关,到北戴河看大海,在北京过了中秋和国庆。北方的秋天,似乎没有北方的冬天那么豪爽和惬意,我好像不太喜欢。

公众号:逍遥派的另一天

重庆人在北方,注定是吃不惯涮羊肉的。火锅才是北方冬季里最适配的菜肴。北京那个女网友告诉我,使馆区那一带有一家正宗的重庆火锅,她懂得重庆人在异乡的心思,第一次见面就请我去这里吃火锅,以便感受一下家乡的味道。

说起她,还是在刚用QQ那阵子认识的,虽然在重庆我和她只隔了一条长江,但从没见过面。不曾想这次在北京第一次见网友,还是他乡遇故知。那几年,我和她时断时续的、却又是无边无际的闲聊,在某些方面她甚至还给我出一些只有女人才想得出的馊主意。但见面了却一点儿也不尴尬,倒像是都不陌生的老熟人。

春节前后,她又带我观了国家博物馆、游览了景山公园、恭王府等等,请我泡京城里高档的浴池,这次北京之行,有美女相伴,所以印象比第一次来京城要美好得多、深刻得多,所以才有了北京往事的记忆。重庆女网友是几年前的一次网恋嫁到北京来的,新任老公是民航的一位处长,生活甜蜜着呢,有了她这个向导,我才能知道那些只有长期生活在北京才知道的真实有趣的北京风土人情。

公众号:逍遥派的另一天

北方人的豪爽我是彻底领略到了。医院的院长和内科主任是退了休的老两口,地地道道的哈尔滨人,一口典型的东北话。到昌平的第一晚,院长就带我去了只在电影中见过的澡堂子。熟练的搓澡工会从头到脚把你身体所有可见的旮旯一丝不苟的清理一遍,干净彻底,不忽略任何一个细节。可以说,搓过一次澡才算是真的去过北方,那种极致的舒坦和彻底的放松,你会深深爱上它,从此不能自拔。累了渴了,可以在大厅里惬意的躺下来,看看电视喝喝茶……也难怪,在这样一个赤身裸体的地方,居然也可以成为一个谈天说地的社交场所。

我和院长两口子住在一个套房里,早上出门前他们会把面团发起,以便晚间下班后就可以吃到手工的水饺。他们天天乐此不彼这样吃,我却总是想起重庆的牛肉面、碗杂面、小面这些。春节回重庆时特地买了小面佐料带去北京,他们第一次尝到了麻辣鲜爽的味道,虽然被辣的满头大汗,但却连声称赞这才是味蕾应有的享受,那种奇妙的感觉,或许就像我在澡堂里搓过澡一样,终生难忘。

医院里还有一位来自万州的外科医生,他学的是内科。在民营医院里内科的收入远不如拿手术刀的,所以他就直接跟院长进了手术室。像我们这种打工的人,每到一家医院都会形成一个圈子,不愁找不到能去工作的医院,如果你想到哪个地方去游玩,去这里上班我认为是一种最好的方式,这种旅游绝对不可能是走马观花,而是深度的沉浸式旅游。而那些民营医院呢,也不愁没有医护人员。

公众号:逍遥派的另一天

隆冬时节,北京的天空很蓝,依然不下雪。我很失望。而那种天蓝,洁净得没有一丝的云,却相当的醉人。我独自游走在一些不知名的胡同或小巷,有意去踩踏那些扫在街边的积雪或没有融化的冰,嘎嘎的声响很是悦耳动听。街上很少有人走动,那些旧时的城墙城楼,砖瓦门楣,在岁月里静静的观望过往的人们,看着我无声的走过。

北京那些人尽皆知的景点基本上都已经去过至少一次,这次北京的冬旅就极少再去。我毫无目的地穿梭于北京的街巷,不仅能从从容容的感受这个古老城市的历史和厚重,还能让我欣赏到在重庆不曾看到的冬日风景。所有的湖都成了冰,光秃秃的树干和枝丫布满了凌。刺骨的寒冷是必须要有的,不然就没有在北方过冬的成就感。

ALIM2785.jpg

一晃春天到了,北方的季节远比南方要分明。我惊奇的是北京的杨柳树为什么那么高大,那么的潇洒。我徜徉在陶然亭公园,在蓝蓝的天空下里,在春寒料峭的风里,杨柳的舞姿温文尔雅而又整齐划一,看得有些醉了,想眯一会儿眼睛。

既然是来北方过冬的,春季就该是我回南方的归期。

四月我辞了职,把冬天的衣物寄回重庆,然后,绕道去济南登泰山,把所有关于寒冬的记忆化进汗水里、石缝里、泥土里。直到今天,长成了一个个的文字。



点击咨询

欢迎分享转载→ http://qq023.com/xinli/4291.html

Copyright © 2022 浪漫重庆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所有信息仅供参考。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QQ:5278316。渝ICP1234567890XML地图浪漫重庆